万物向长生_十九、既然下场了,就要下重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十九、既然下场了,就要下重注 (第1/2页)

  秦楚楚站起身,拿出一个芥子袋,说:“你去拿给方正,让他去把玉蜂房装来,许他说百瓶冰颜丹,然后说百瓶凑之不易,让他十日后带着去百里外的十里坪集市的茶馆里找你。你到时候拿个芥子袋装个方寸袋,这方寸袋里就是百瓶冰颜丹,那芥子袋他就留下了作为他的谢礼!”

  说完又拿出一张符箓,说道:“告诉他此符箓叫隐境符,只要用了,自己预先定好想显现的灵力境界,一日内如不调用灵力便可变得灵气不外泄,元婴以下无人可以看出真实境界,为了防止走漏消息,叫他那日用了,不要让人看出他是修士。”

  秦枫苦笑道:“妹妹,这礼送得重了,芥子袋虽不算珍贵,那也是在我宗平常,你没见黄婉儿都没有吗?再说,那小子是懂仙文的,这又等于送了他隐境符的神通!”

  秦楚楚摇了摇头,说道:“还不够重!你要当场教他这芥子袋的用法,让他打开这芥子袋,这里面有一根木棍!”秦枫大惊道:“是那根当日与天雷前后落下的木棍吗?此物见地生根,非金非玉,但是刀功水火不浸,不纳灵气,虽然现在我宗没用,可谁敢说不是天地异宝啊?若不是我们测出这少年古怪,这天雷想来就是为了这木棍来的!如何送他?”

  秦楚楚说道:“就是因为本宗没用,所以才要送他。他与那天雷前后落地,就像你说的,这少年如不古怪,这天雷就为了送这木棍的不假。若这少年古怪,这木棍便肯定是助这少年的异宝无疑,那便只有他能用,我们既然知道只有他能用,为何不送给他?”

  秦枫连忙说:“这可是天上送下的异宝啊!如这少年得了他便直上青云,我们这送的也太轻巧了!”秦楚楚笑着说道:“如他不能上青云,我们才送的无价值!那日我们不下去,便是因为只要清楚下来的是什么就好,就算天材地宝我宗也不缺的,何况下来的是个夺舍少年。

  不管他夺舍前是何修为,现在修为就是个筑基小灵童!你须要记得,我宗本界第二,这少年如果将来搅动天地风云,冲得也是第一的正阳门。如被正阳门灭了,我宗位置毫发无损。若这少年平了正阳门,我们换个老大又何妨,如他将来势力与我们平分秋色,我宗是他上青云的助力,你说他会帮谁害谁?”

  秦楚楚说到这,脸上露出一个促狭的笑:“正阳门天下第一又何时敢对我宗这天下第二不敬了!这界天地只有俩根灵脉,只有俩位法相真人坐镇灵脉,谁是第一谁是第二还重要吗?有时候,只有当了第二才知道第一的苦,第二的甜啊!”

  秦楚楚看到目瞪口呆的秦枫,笑着说:“有些话你现在还年轻理解不了,再说这少年,我们本来可以不理会的,我们试出了他不寻常又如何,他是夺舍的又怎样!漫说他降了修为,他若高过法相便违背了天理,须得离界!他是法相也是独自一人,我们又怎会怕他!我们就这么笑看风云就好了。

  但是因为我们想要玉蜂房,我们也得下场了,既然下场了就要下注,既然下注就要下重注,将来才能有大福报!大因果!这人的眼界呀,就是要看要看开点,看久点!我与黄婉儿同时筑基,她为了驻颜现在都起了偷师门至宝断送师门前程的心思。我不在意容颜,一心向道,结果三十岁前就凝成金丹,永固了容颜。孰轻孰重现在看看那?”

  秦枫笑道:“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黄婉儿若有一半与妹妹一般的道心,如何会是这步田地?她三次凝丹失败,现在都把自己生生的活成了笑话,亏得宋子玉还口口叫他师妹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