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向长生_五、徒弟抢了还能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五、徒弟抢了还能还? (第1/2页)

  齐绝心话音刚落,背上的剑桶光华大振,那十几把剑径直飞向半空,剑在半空调整下方向,剑尖同时指向绿色蔓墙,齐绝心盯着宋子玉,说道:“现在离开,老子看在黄云意的面子上不与你等小辈计较。”

  宋子玉尚未答话,蔓墙前升起一阵黄云,一只铜环自黄云里显现出来,绽放出一圈黄色光晕,把宋子玉、黄婉儿和方正罩在光晕里。

  齐绝心咧嘴笑了:“黄云意果然疼闺女,这日月环不是一对吗?一个主攻,一个主守,你光靠日环护体如何伤我?”黄婉儿于光晕中拱了拱手,说道:“晚辈不敢与前辈交手,只求先辈放晚辈一马,让晚辈回山门,家父也会承前辈情的”。

  齐绝心说道:“好,我承你家父的情,你和你师兄走吧。只是你们走得,这小娃娃走不得,你有日月环也走不得,你家父承我情也走不得!”

  说话间,那十几把半空的剑径直向黄婉儿三人飞去,快飞到时,那铜环化的猛然一亮,但听得一阵噼噼啪啪的声响,那十几把飞剑竟似撞到一堵无形的气墙,尽数被挡在了光晕外面。

  齐绝心叫了声:“好!”飞剑齐整整的聚集到一处,光华一闪,竟然化成一把巨剑,径直砸向光晕。但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光晕色彩忽明忽暗了几下,总算没有散开又稳定了下来。

  黄婉儿脸色一变,身子晃了几晃堪堪站住,这时又听到一声,“再来!”巨剑再次撞在光晕上,这次光晕倒是没有散,却罩着黄婉儿和宋子玉俩人齐齐飞了出去,只留下方正站在原地,齐绝心向前一探身形,一把抓住了方正。

  黄婉儿脸色一紧,手里猛地多出了一个半月形白色光环,刚要掷出,却听得宋子玉喊了声:“师妹!不可!!”圈外的齐绝心看到冷哼了一声道:“识相!”那巨剑不收,紧紧逼住日环光晕,抓住方正的手却一把按在了方正的头顶上!

  方正从上长生界以来,这头顶眉心被摸了这么多次,被各种好的坏的力道灌输过,已经习惯了,全身放松,你爱干嘛干嘛吧。反正你们都是大神,我就这一堆一块,烂命一条还是白捡别人扔的。

  这齐绝心不像前面的白衣人和黄婉儿,丝丝点点慢慢注入,灌进去的力道霸道异常,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搞得方正浑身难受,心里倒思思念念起白衣人教的法门来了。

  左右没事,脑子里调出白衣人说的七魄脉轮的法门来,引着齐绝心那霸道的力量自天冲魄驻守的顶轮向第二脉轮——英魄所驻的海底轮冲去。那原本霸道的灵气有了去处,便不再乱窜,径直冲向海底脉轮。

  齐绝心只是觉得方正怕与异象天雷有关,怕错过天材地宝,循着经脉一圈发现,这孩子应该就是宋子玉所说的误开天门的懵懂少年,心里不由得大为泄气。随后等方正引他的灵力去冲海底轮的时候,这灵力有了去处,就收不回来了。

  齐绝心收不回灵气,也没多怀疑,就只道这少年经路堵塞,气脉不通,心里更加肯定方正不是正常洗髓伐毛后筑基的修行少年了。

  心里暗想:这方正虽然开了天门,但经路堵塞,这日后只怕修为也有限。这俩人并没有骗自己,天材地宝是什么尚且不知,但绝对不是自己抢的这个徒弟!

  齐绝心自己心里也有考量,黄云溪宗不是上五宗不假,可宗主黄云意在界中也是赫赫有名,不是好相与的。再说,自己得罪的可是宗主女儿,黄云意在界中比修为更出名的就是护短!

  黄云溪宗主比不得藏剑门门长,可未必比不得自己一个藏剑门挂名长老。三灭五绝说的好听,自己如不是那件事别人怕还会高看一眼。

  可现如今这三灭五绝中只有他是个假丹修为,刚才自嘲的话也并不全是虚言,自己当真也就叨陪末座凑数而已。平白树了个大敌……心里转了几转,有了主意,当下手上灵气猛增,径直向方正那不通的经脉冲去……

  方正引着齐绝心的力道像海底轮进去,果然效果明显,那么强的力道进到海底脉轮犹如泥牛入海,心里也不由得为自己的机智暗暗得意。原以为他会就此罢手,却没想到入体的灵力冲击海底轮没有效果,没有鸣金收兵,反而猛地强化了几倍,事到如今,只能拼命的默念法门引导着灵力向不通的海底轮处进发了。

  慢慢地,海底轮眼处也出现了一圈漩涡,这漩涡越来越大,大一定程度到不再增加开始慢慢变厚变实……终于,方正只觉得体内一声巨响,灵台一片清凉,这驻守英魄的海底轮,在一位假丹修为的大修士锲而不舍的冲击下,开了!

  这时,齐绝心只觉得手中灵力一松,只道方正的周身经脉已经全通了。心道不容易,这少年底子太薄了!送这少年的这番造化起码让自己损失了几年道行,这好人果然难做啊!

  当下收了压制宋黄二人的巨剑,他和黄云意本就无交情,若这少年真身怀异宝夺便夺了。如今看到少年就是个运气不错的普通少年,那他犯不着为这少年得罪黄云意。

  黄云意一生简朴,不好渔色,与人为善,唯独这个独女是他的逆鳞。他虽然得罪了黄婉儿,但也帮黄婉儿的徒弟通了经脉,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