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鼎1617_第十九章 村官训练班的六政三事(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村官训练班的六政三事(下) (第1/2页)

  “人手刀口,马牛羊狗。人手刀口,马牛羊狗。人手。。。。”莫大明一边背着识字课本,一边偷眼看着在远处同那口铜钟并列悬挂的那几样东西,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该死,我又忘了!人手后面是什么?”

  “刀口!”

  一旁用皂角揉搓着衣服的黄连安,笑嘻嘻的提示了他一下。

  “我说老莫,你是不是又惦记着那个了?”黄连安有些戏谑的指了指高高悬挂在树上的犁杖。

  “去!就好像你不想似的!”莫大明黑脸微微红,啐了一口,继续背书。

  莫大明和黄连安都是被各自的村寨按照李守汉的要求,选拔出来的优秀分子。按照守汉的条件:要熟悉农桑之事,要受过壮丁训练,参加过剿匪、平乱等事的最好;年龄要在二十五岁以下。等等,最要命的一条,要识字,要会计数。

  这一下,让很多寨子犯了难,懂得这些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要是在一个人身上都具备的,可就少了。

  没法子,守汉只得条件放宽,不认识字的没关系,但是要会算账、计数的。

  最起码,要懂得背诵小九九。

  矮子里拔将军,在几十万人里,挑选出了莫大明、黄连安他们这些人,这批为数二百三十八人的政事堂学生。

  后来被称为村长训练班的一期生。

  不过,来报到的第一天,这些在各自寨子里都是天之骄子的人物,就被守汉痛痛快快的来了一通杀威棒。

  每人了一张纸,一支炭笔,“不要求你们写出文章、书信来。在这张纸上,写出你是哪个村寨屯堡的,你们村子里有多少人口,多少田地,人口里,男女老少各是多少,有多少牛马,今年收成如何,各家明年的打算。一个时辰后,收卷!”

  守汉的话,立刻让在场的人如同分开八瓣顶阳骨,一桶冰水浇下来。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过去,一声铜锣响亮,时间到。

  让守汉吃惊的是,二百三十八份试卷,全部是白纸。哦,也不能说全是白纸。有几张卷子上不小心有炭笔在上面留下的痕迹。

  于是,为期三个月的强化训练开始了。

  每个人了一套农具,一柄长矛,一套识字课本,一套笔墨纸砚。

  “每天卯时起床下地,开荒;大约半个时辰后,洗漱吃早饭。早饭后,是一个半时辰的识字课,要求我们要学会至少三百字。然后是操练,操练到午时,吃午饭。饭后休息一个时辰。接着是识字课、操练、下地。”很多人在事后和别人谈起这段时光的时候,都是这样说。

  不过,支撑他们的,除了可以学到东西的欲望之外,还有别的。

  “这是咱们河静最新、最好的农具!是冶炼场最新打造出来的!犁头、锄头!”政事堂的几位先生和管事在铜钟旁边将那副崭新的犁杖用绳子绑扎起来,口中不住的宣讲这些东西的来头。

  “看看!全钢打造的犁头!全钢制的锄头!比以前你们用的木梨强胜千倍!比那熟铁包的,也是强过数十倍!”

  在场的人们,都在农事课上,见识过这些号称是用九转钢打造的农具的利害。

  一个人,扶着一架木辕梨,当然犁头是九转钢打制的。一头水牛拉了不到半天的功夫,就将往日里需要两三个壮汉忙碌一天才能梨完的水田轻松搞定。

  那些到人们手里的锹镐锄头之类的农具,同样是这九转钢打造而成。

  这要是家家户户都用这样的犁杖、农具,再到将军府租了耕牛,怕是一个人就能把全家的田地都能耕完了!人们开始各自盘算。

  “大人昨日有话吩咐下来!凡是在政事堂毕业的,你们手里的农具作为奖品,给个人使用!这套家伙,如今在市面上可是买不到的!就算是以后能够买得到,怕不也得十几石米的价钱!还有,成绩在前十名的,看见没有?”管事敲了敲犁杖那泛着青光的犁头,一阵清脆悦耳的金属响声在人们的耳边回荡。“每人一副犁杖!”

  “另外,如果那个村寨的总成绩在前三名的,将军也有奖励!给该处大型农具一套!以资鼓励!”

  于是,人们疯狂了!

  “那你说,保长的六政是什么?三事又是什么?”

  “六政是三件具体事务,哦,不对,是六件事。讲的是开荒、种树、养鱼、蚕桑、沟渠,哦,不对,是水利。还有一个,是,是,对,扫盲!三事,就是文事、农事、武事!三事!”

  到处可以看到类似的场景,人们在自己提问,互相提问。

  同样热火朝天的情景,出现在守汉的书房里。

  “大人,按照您那日所授方略,我等回去参详数日,便依照大人所说的流程,斟酌损益,研究出了添加到铁水中的份额,便制成了钢。”凌正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几日来的疲劳,在这一刻,都是值得的。

  书房的地上,摆放着一块钢锭,从它的颜色,硬度、韧度、质地,声音,还有制成的农具的性能等指标,在凌正等人看来,确实是毫无疑问的钢。虽然比百炼精钢感觉上差一些,但是,单是用那海水中的神秘之物添加到铁水中,便制得了如此的钢,还有什么可说的?

  守汉心里清楚的很,这个东西,看上去和用起来,都和钢一般无二,有些性能,比这个时代的大多数钢还有优越,但是,它却不是钢。

  它的名字是球墨铸铁!

  球墨铸铁就是铁中的碳以球状形态的石墨存在的铸铁。这是冶金学上的定义。

  要想让石墨碳以球状形态存在,只需在冶炼的时候加入镁即可,现代冶金工业加的是纯镁,而在17世纪如果想要制造出球墨铸铁的话,就只能添加菱镁矿或者白云石,可是,这两样东西,守汉的地盘上都没有,他知道储藏着这些矿产的地方,如今是在建奴的铁蹄下呻吟。可是,他有代替的方法和替代品,没有白云石和菱镁矿,加氯化镁也一样。

  而氯化镁的制造,就更加简单了,海水里有的不仅是食盐,还有别的。

  守汉说的海水加石灰水的方法,其实就是海水中的氯化镁和海水中的氢氧化钙反应,然后形成了氢氧化镁。

  而氢氧化镁在遇到铁水的高度热情后,体内的氢氧就会消失,镁和铁结合之后,形成的就是球墨铸铁了!

  当然,说起来容易,如果不是凌正等人几日几夜不眠不休的实验,也没有这么快就形成一套很完整的工艺生产工艺。

  “大人,我等今日前来,有两件事要请大人的示下。”

  “哦,讲!”

  守汉抚摸着“钢锭”,给他的感觉不亚于抚摸着盐梅儿的身躯。这个东西,作为钢的替代品,还是很称职的,而且,如今在自己的地头上,原料、添加剂、燃料人工一样不缺,试验了一下,每天可以出产五千斤左右的“钢”,这还是试验炉,没有大规模生产。如果生产力全开的话,无论是用在农业上,用在军工装备上,造船上,还有那些工场的设备里,都是一个划时代的的革命啊!

  “请大人为此钢赐名。这是第一件事。”

  “啊?!还要起名字?”

  守汉有些犯难呢!以前可是没有这样的事情啊!一个工业产品,还要起名字?

  “你们的意思呢?”

  “小的们愚钝,全赖大人点拨,才有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