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鼎1617_第十一章 一箭贯当胸(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一箭贯当胸(下) (第2/2页)

,如同刚刚饮酒大醉一般。

  “我军将士伤亡如何?”李守汉明知故问。

  “禀报大人!”许还山虽然长得蛮是长大的一条汉子,心思却是很快,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少爷要杀猴给鸡看,如今,猴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可是,城楼上还有十三只刚刚归附的鸡。

  “我军将士无人阵亡!受伤的倒是有几个!为数高达八人之多!这八个人都是贪功心切不听号令,追击敌人的时候,或是扭伤了脚,或是被受伤蛮兵临死之前反噬,皮外伤而已!”

  几个人摆了一下手,七八个士兵用一副门板将何天能的尸体抬了过来。这副情景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当日那个威风霸道的何副千户,如今已经如同一个被戳烂了的血葫芦一般,肌肉组织向外翻着,无声的讲解着李守汉的实力。

  “列位以为如何?”李守汉缓缓的望着城楼上那十三个不久前刚刚归附的百户、总旗们。声音极其的柔和、温暖。

  但是,此情此景,即便是再柔和的声音,都如同恶鬼夜号。方才第一列长矛突刺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知道,完了!何家完了。特别是何家和那些佧族蛮兵的伤兵在地上辗转哭号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那声音是如此的凄厉悲惨,但是,又让在城楼上的这些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还好我在城楼上,那躺在地上的,已经死去的、即将死去的不是我。

  但是,当何天能的尸体被抬到眼前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得从尾椎骨产生了一丝寒意,沿着脊髓直接的冲到了泥丸宫。个别人甚至是括约肌无力,身体里的一些废液不恰当的排泄了出来。

  “大人虎威!”还是胡礼成脑子反应快!率先跪倒在地,向上叩不已。随着他的动作,其余的十二个人也纷纷跪倒在地,向上叩拜见。

  至此,李守汉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也无人敢于撼动!

  守汉双手虚扶一扶,示意众人起身。而后向自己的几个得意部下传令。

  “王宝!你不是总是说,你的凤凰营甲胄有了,刀杖不足?”

  “正是。大人,儿郎们颇有些言语。”王宝倒也是爽利,实话实说。

  “那好,那些刀你看堪用吗?”李守汉示意王宝向城下望去,十几个辎重兵正用挑子挑着数百把从尸体上解下了的苗刀。大概在出前,蛮兵们刚刚打磨过,刀口十分锐利,在阳光下不时有光芒闪过。

  “多谢大人!”王宝大喜过望,翻身跪倒。阿旺头人的苗刀兵能够数十年来纵横一方,称霸千里,这苗刀之利也是居功甚伟。如今大人将数百柄苗刀赐给凤凰营,想来也是对凤凰营寄予厚望。

  “好!王宝听令!凤凰营全体出动,追击佧族残兵!务必一举荡平巢穴!”

  “大人!部下请问,是否尽屠佧族族人?!”王宝也是不含糊的角色,抱拳行礼之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全国为上!破国次之!那些劳动力,我有用。”

  守汉心里开始为自己的工业体系勾画蓝图了。如今,技术、工匠都不缺,资源也有了,何家的寨子被称为铁山寨,从名字就可见一斑。但是,缺的是大量的低端生产力。嗯,换言之,就是奴隶。而佧族的那些劳动力,正好可以用来做这个。

  既然有勇气和我作对,就要有心理准备迎接我的报复。

  一面凤凰旗为前导,千余人的苗族凤凰营列队出击。

  “左天鹏!许还山!陈天华!”

  三人抱拳出列,“属下听令!”

  “你三人各引本部人马,陈天华!你去接受铁山寨!记住,务必善待何家老小。左天鹏、许还山!你二人去那几个依附何天能的官寨,如何处置,就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完喽!那十二家总旗、百户心中暗自长叹一声,这几家人算是完蛋了。只有胡礼成心中充满了得意、幸福,眼角的笑容似乎是一只刚刚从乌鸦嘴里骗来了肉块的老狐狸一般。“还是老子有先见之明,在开战之前,就把土地、人口都献给了李大人,看看,如今我的待遇就不一样了。”

  的确不一样,一开始,胡礼成就被福伯拉到了自己身边,嘴里聊着一些家长里短的闲话,并且,方才盐梅儿给李守汉上茶的时候,胡礼成这里也被李守汉关照,被盐梅儿摆上了一套茶碗呢!

  所以,在这炎热的旱季辰光里,当别人如同深处寒冰洞中,浑身寒战不已时,老狐狸胡礼成却有如遇春风,恨不能两肋下生出双翅,腾云而去的感觉。

  “大人,这些尸如何处置?”

  章玉田开口问到这个十分现实的问题。

  “大人,将何贼挫骨扬灰!”

  “对!鞭他的尸!”

  醒悟过来的人们开始大声的提议对何天能的处理意见,似乎声音越大,越能够表示出自己的忠诚度。

  守汉摆了摆手,“同为炎黄血脉,亵渎尸体这类的事情,就算了。毕竟何伯父也是自小看我长大,今日之战,是为兄弟阋墙。传令下去:何家的死者,不得亵渎尸体,将尸体清洗干净,用棺材成殓起来。统一埋到祖山去,按照风俗,三年之后拣骨,入归乡祠!”

  众人纷纷交口称赞李守汉的大仁大义,那十二家人终于将心放回了肚子里。当然了,李家对和他对战的何家人,尸体都这般处置,对于我们这些归顺于他的人,自然不会下什么狠手。

  于是,十二家人当晚纷纷置酒庆祝。当然,至于说,那些收人性命如同割草的长矛,是不是狠狠地刺在了在这些人的心里,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那些蛮兵的尸体,自然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自阿旺头人以下,五百余颗头颅被用丧门刀砍下,按照下五中三头顶一的排列方式,在将军府的边界上筑起了京观。于是,很多参加过当日那一战的士兵,一边摆放着硝制好的骷髅,一边和那天打扫战场一样,大口的呕吐着。

  半月之后,三股队伍就在这摆放着京观的三岔路口不期而遇。

  虽然三支队伍都是一样的庞大,但是,内容和气势却是截然不同。

  负责对佧族山寨进行犁庭扫穴任务的凤凰营王宝所部,气势最为宏大,人口、牲畜众多。

  负责接收铁山寨何家老底子的陈天华,人马、车辆次之。负责对那些支持何天能或者保持中立态度的各个官寨进行扫荡的左天鹏和许还山兄弟两个,则是臊眉搭眼的站在王宝与陈天华二人面前略有些尴尬。

  看着王宝身后络绎不绝而来的人群,陈天华颇为艳羡,“王宝兄弟,这些丁口?”

  王宝有些炫耀的就等着有人问他这些战利品的出处呢!双手抱拳,向着官寨的方向行礼,正要开口讲述,远处一阵銮铃作响,几匹马疾驰而来。

  “镇抚官来了!”王宝的那个小兄弟阿金眼尖,看见了乘坐在滇马上疾驰而来的正是镇抚官包中辰。

  镇抚官包中辰,人称包小黑。因为个子小,另外一个缘由,据说他是当年龙图阁包待制的第多少代子孙,执掌守备府军风纪以来,一心效仿先祖,所以,包小黑的外号就这样渐渐地叫了起来。

  几名打着“执法”旗帜的军纪兵簇拥着包中辰策马来到队列前。“带队官可在?!”

  四个人彼此看了一眼,“在!”

  “部队暂且在此驻扎,你等四人随我入府,拜见将军大人!”

  四个人飞身上马,随着镇抚官的旗帜向守备官寨疾驰而去,留下了众多的俘虏和无数的水牛在京观附近惊恐的瞪着眼睛,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那啥,五千字的章节,大家是不是收藏一下?给个推荐?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