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鼎1617_第十一章 一箭贯当胸(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一箭贯当胸(下) (第1/2页)

  “长矛手,预备!”“喝!”随着队官的一声口令,前排的李军军士集体将五米的长矛平举。刹那间,数百人的李军阵列变成了一只恐怖的怪兽,那一根根平举的长矛仿佛怪兽的利齿,随时准备撕碎眼前的一切猎物。

  “咦吼吼!!杀汉狗!!!”

  “第一列,向前——刺!”

  “杀!”随着队官的口令,第一列5o名李军军士整齐的向前跨出一步,同时将手中的长矛狠狠地向前刺了出去!

  每天以千次为计算单位的练习,就是为的今天这一招。

  “噗噗噗噗…….”长矛入体的声音持续不断,和着鲜血喷涌的惨叫声连绵不绝。

  冲在最前面的三十多个卡族战士全部被刺中身亡,无一幸免。每天操练数回,每回练习一千次,反复一个动作,这是何等的威力?

  “第一列退!”队官接着喊口令。

  第一列的李军军士迅抽出长矛后退一大步,长矛抽出,鲜血喷涌,血箭飞舞,地上顿时血淋淋的一片。三十多具尸体如同血葫芦一般倒在了地上,还没死透的卡族战士还在抽搐。

  “这…..这是…..”阿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刺进自己体内的四根长矛和不断涌出的鲜血,然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作为卡族战士的领跟部落的第一勇士,阿旺自然得到了特殊的照顾,五支长矛同时刺向了他。神勇无比的阿旺舞动着苗刀狠狠地砍向了一支刺向他的长矛,按照惯例这支长矛将会被他锋利的苗刀砍成两截。然而败家子李守汉竟然把矛头的包铁加长了将近一米,所以阿旺雷霆之势的一刀并没有想预想中的那样将敌人的长矛砍成两截,只是荡开了刺向自己的五支长矛中的一支罢了。

  很不幸,另外的四支长矛还是狠狠的刺进了阿旺的身体,事实证明卡族第一勇士的身体也并不是铁做的,一样会被长矛刺穿,一样也会死。

  “这……这怎么可能?”城楼上观战的胡百户百思不得其解,“这些人三个月前明明就是一群拿锄头的农民啊,怎么….怎么三个月不到的功夫就成了如此精锐?纵是当年戚爷爷也没有这等手段啊!”

  跟城楼上观战的胡百户还有倒在地上的尸体一样,刚刚刺出长矛的第一列李军军士也是难以置信。难道我们这几个月练的排队走路跟一招刺这么厉害?这些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蛮兵啊,怎么这么一下子就被我杀掉了?这也太容易了啊!比杀猪简单多了。

  “第二列向前——刺!”队官的口令仍在继续。第二列的李军军士就如同在训练中一样,往前迈出一步后狠狠地将长矛向敌方刺去。

  “噗噗噗噗……”和着鲜血的惨叫声仍在继续,长矛入体仿是有节奏的鼓点。

  “第二列退!”伴随着队官口令的仍然是鲜血喷涌、血箭飞舞,又是3o多个血葫芦倒在了地上。

  “第三列向前——刺!”没良心的队官仿佛不是在下杀人的命令,倒是像在念经一般。

  “大人,这可如何是好?我看那蛮子怕是顶不住了!”何福林满是焦虑的说道。

  “沧浪浪!”何天能到底也是纵横半生杀伐决断,拔出宝剑后大呼“成败在此一举!跟我杀!”

  一边喊着一边挥动着手中的宝剑,纵马向前冲杀。身后三百铁甲兵如同狂涛巨浪一般席卷上前。

  而此时,经历过李军军士三轮突刺之后的卡族早就吓破了胆。对于毫无组织纪律性的蛮族而言,打顺风战跟欺侮比自己弱小的敌人是越战越勇,而一旦碰上了比自己更加野蛮残暴的敌人就会士气大跌甚至崩溃。

  “啊~~~~~,跑啊!”不知道是哪个被长矛吓破了胆的卡族战士了一声喊后扭头就跑,其他的卡族战士自然也不是傻子,纷纷掉头往回跑。他们这一回跑,自然跟何天能的三百铁甲兵搅在了一起。何天能要进,卡族兵要退,一时间队形大乱。

  “全体注意,都有了!”后三列弓箭手的队官这时候心平气和,如同在操场上训练一般。

  “三列齐射,放!”他狠狠的向下挥动了手中的令旗!

  一百五十支弓箭划破长空,落入了人群之中,本来就混乱无比的队形在落入箭枝后就更加混乱了。

  冲在前锋位置的何天能、何福林主仆二人因为骑马,后面又有旗手跟随,所以成为了重点关照对象。大约有十几支弓箭射向了何天能,一支长箭甚至射穿了他的铁甲,插在了他的肩头。当然,这并不是致命的,最致命的还是此时指挥李军军士长矛手的队官下达了冲锋的命令。

  “长矛手前进!”队官的口令下达后,只见七列长矛手斜举着长枪,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号子向何卡联军逼来。

  “妈呀!!!!”、“快跑!!!”。在卡族兵眼里,逼过来的不是李军军士,而是刚从地狱里出来的吃人怪兽。

  “混蛋!给我回去,后退者斩!”,“弟兄们,他们都没有甲,咱们冲上去杀啊!斩一级赏银一两!”何天能一边怒骂着,一边给手下打气,还顺手斩杀了两名不开眼的卡族溃兵,一番胡萝卜加大棒的攻势,总算是把队伍的溃势给止住了。

  “攻破李家寨,女子财物任取之!!跟我杀啊!!!”何天能高声呐喊,一边用剑削断箭头箭枝的箭杆,一边率领铁甲军向李军方阵扑来。

  “杀!”看到自家主将如此悍勇,铁甲军士气到达了高潮。

  “第一列,突刺——刺!”随着队官的口令,第一列长矛手如同刚才一样将手中的长矛狠狠地向前方刺去。

  “噗噗噗噗…….”中断了不久的和着鲜血的惨叫声再度响起,实战证明,何天能的铁甲军身上的铁甲对李守汉前两列长矛手手中的钢头长矛毫无防御力。

  “第一列退,第二列,突刺——刺…….!”在队官的口令声下,李守汉的军士仿佛一部杀人机器一般收割者铁甲军的生命。铁甲军的领何天能自然是收到了特别的关照,当他策马舞剑冲到阵前时,十支长矛齐齐的刺向了他和他的坐骑。不得不承认,马是很有灵性的动物,当马匹看到如林的长枪之后先的反应就是停止前进双踢立起。

  噗通,何天能一时不查被摔了下来。

  “该死的畜生!”何天能骂道,“杀!”

  “突刺——刺!”十支长矛再次狠狠地刺向了何天能。到底是纵横了半生,何天能比起卡族战士来的确有谋篡李守汉祖业的资本。只见何天能将身一闪避开了刺向自己的两支长矛,同时持剑用力一挥,荡开了另外两支长矛。然而,剩下的六只长矛仍然刺进了何天能的身体。

  “怎么…会……”何天能满脸不甘的斜斜倒下了。

  “大人!啊~~~~~!”何福林在四支长矛的照顾之下,也如同自己的主人一般瘫倒在了地下。

  “跪地投降免死!”、“器械跪地不杀!”一边突刺的李军军士一边喊到。

  “哐嘡、哐嘡”,“爷爷饶命啊!”之类的声音此起彼伏,残存下来的何家军跟卡族战士早就吓破了胆,听到投降免死跪地不杀的喊话如同听到了天籁之音一般,很快战场上站立的就只有李军军士了。

  寨楼之上,李守汉好整以暇的喝着盐梅儿刚刚端上来的热茶,江西细瓷的茶具,三根手指捏起茶碗盖子,轻轻吹去了水面漂浮的茶叶,喝了一口,茶汤的清香使人心旷神怡。整个动作优雅规范,就算是最挑剔、最讲究礼仪的世家子也挑不出他的动作有什么瑕疵。

  “大人,战事已然结束。战场已经打扫完毕!”王宝、左天鹏、陈天华、许还山等一干带兵官们依然兴奋地满脸通红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