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鼎1617_第八章 凤凰营的诞生(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凤凰营的诞生(上) (第1/2页)

  将军府的医官王廷奇和镇上同春堂的掌柜程世德很忙。在新兵营的各个营房之间穿行,忙着对那些忽而寒颤,忽而高烧的新兵进行诊疗。

  新任队官的左小鹏,哦,官名叫左天鹏,烦躁的抓着八瓣铁帽盔,抚弄着帽盔上面代表着队官的三红一黑四根翎羽。

  “先生,我的这些弟兄如何?”

  “左队官,您的这些部下,和其他几个棚里面的兄弟一样,都是由瘴气引的因风寒暑湿之邪客于营卫所致。”

  “嗨!我的王先生!您就不用从唐尧虞舜的说起来了!您就直接告诉我,这些弟兄是什么病,该当如何治理?”

  “是温疟。”程世德捻着自己有些黄的三绺胡须,很是肯定的说。

  “不错,咱们这岭南两广、安南暹罗历来是温疟多地带,一旦作,便是。。。。。”

  “先生!您能够确认是温疟?!”左天鹏吓得张口结舌,开玩笑,疟疾,是什么病?能够让整个村寨一夜之间全部感染的瘟疫,得病的人,就算是命大挺过去了,也是废人一个了。如果自己这几十号手下,还有哪些新兵都染上这场时疫,那少爷的宏图大业,可就全完了!

  “当然可以确认!莫非左大人怀疑在下的医术?”王廷奇有些不大高兴了。

  “左大人,你的部下和其他几处的病患症状一样,都是时冷时热,出汗。冷时,骤感畏寒,迅觉背部、全身冷口唇,指甲绀,颜面苍白,全身肌肉关节酸痛。进而全身抖,牙齿打颤,那边几个人盖几床被子尚且呼冷不止。”

  “冷之后,便是热。冷越显著,则愈高热。有的辗转不安,呻呤不止;有的谵妄,撮空,甚至抽搐或不省人事;有的剧烈头痛.顽固呕吐。患者面赤.气促;结膜充血;皮灼热而干燥;脉洪而;尿短而色深。多诉说心悸,口渴,欲冷饮。”

  “高热后,颜面手心微汗,随后遍及全身,大汗淋漓,衣服湿透,约一个时辰体温降低,病患感觉舒适,但十分困倦,常安然入睡。一觉醒来,精神轻快,欲思饮食。这些症状,你的部下们都有,而且很是严重,这便是典型的疟疾!”

  左天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行眼泪从红肿的眼睛里流出来,完了,少爷刚刚给了自己和老虎一个机会,就被天杀的瘟疫给毁了。

  “砰”的一声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痛沿着脊髓神经传送到了大脑,“娘的!小爷这里正烦着呢!那个不长眼的混球敢踢老子?!”

  转回头来,面带愠色的李守汉正狠狠地盯着他,“流甚么马尿!多大的事情?!你这个胆色,以后如何去带兵打仗!?”

  几句话将左天鹏骂的没了脾气,“大人,不是我。。。您这万金之躯,如何到这污秽之地来了?!这还使得?!莫金、莫玉!你们两个混账小子!大人要来这里,你们也不拦着点!”

  “别废那口舌了,是我要来的。说说看,怎么回事。”

  “大人,是这样,如今左队官这个队,编制新兵是五十七人,出现症状的已经有了二十余人,有症状的,都被我二人做主,搬迁到这间屋子里来了,免得传染给别人。至于说别的队,因为左队官这里是最早现有病患的,所以,病症没有那么严重。而且,因为新兵们是集中居住,且与住户隔离的,所以,目前只有这里出现了病症。但是,因为在病之前,新兵们刚刚领过武器,与兵工坊的人有过接触,不排除那里以后也会出现病患传播的可能。”

  “带我去看看最先病的人。”

  在这间用粗大的竹子搭建起来的茅屋一角,摆放着几张竹床,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张竹床同别的床似乎有意识的隔离开了一段距离。人为地画出了一道很明显的隔离带。

  “如果搞什么名堂!”李守汉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缘由的。

  “大人,这五个人是最早出现高热等症状的,”王廷奇指着正在竹床上挣扎的五名病患。

  “嗯?”李守汉有些惊异,这五个人同其他人比起来,似乎脸色更黑一些,而且,身上的肌肉似乎也是更加结实。只不过个头、骨架以及脸部的轮廓似乎和其他人有些不同。

  “你们要对我的兄弟怎么样?”从一旁募的突然站起一条大汉,同躺在床上的人相比,他的个头要高了不少。

  “你是谁?”李守汉觉得很奇怪,在这里,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居然还有人不认识这位少东家、少将军?如今的将军大人?

  他上下打量着眼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