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开局庶子,嫂嫂请自重!_第十一章:频年不遇——依稀有个卿卿(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频年不遇——依稀有个卿卿(2) (第1/3页)

  王嬷嬷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贾琮离开迎春房,回到了抱厦内自思。

  说起来,自打在这个世界睁开第一眼开始,他的首要想法便是逃离贾府,不和他们扯上关系。

  但这些日子的经历,让他逐渐明白很多事情,自己这个小庶子是没有选择权的。

  他实际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府里府外没有任何人会(能)帮自己。

  在这个封建时代,即使偷偷逃出去了,一没身份、二没户口、三没关系,生存都是个难事!

  更别谈其他。

  况且这种私自离开,在这个社会定义为“不孝”。

  荣国府会不会行文顺天府抓他、他值不值得这样兴师动众,也姑且不提。

  总之贾府庶子的烙印是暂时磨灭不掉的,那还不如利用好这个身份做事。

  .........

  西府里的热闹事常有发生,或是丫鬟婆子争吵不休!

  或是琏二奶奶今儿又处置了哪些人!

  亦或是宝玉又吃了哪个丫头嘴上的胭脂?

  当然,贾琮昨儿在迎春房,那番雷厉风行和手段。

  也成了一众下人们私底下议论的话题,但也仅此而已。

  话分两头。

  且说王善保家的在查明真相后,邢夫人便果断把王嬷嬷撵出府去了。

  连老太太也难得夸一次邢夫人做得好,公然坐庄开赌,容易生事,杀鸡儆猴。

  好叫下人们也安分一点,柱儿媳妇气不过,她并不觉得自家婆婆过分。

  “奶奶,我家汉子一直尽心尽职的给奶奶办事,从无差错。”

  柱儿媳妇低声下气的说道,她在王熙凤面前不敢嚣张。

  王熙凤没好气的说:“现在不就犯错了,你们难道不是一家?”

  柱儿媳妇面露委屈,哑口无言。

  王熙凤叹了口气,无奈道:“不是我说,你们这些下人刁钻。

  也合该杀鸡给猴看,老太太发话了,你婆婆是进不来了。”

  话音一顿。

  王熙凤妙目翻转又轻笑道:“不过你们既在我手底下办事,自不能受无故的委屈…….琮哥儿不是想正经读书吗?

  正好我去回老太太,让他搬出大老爷的东路院,挨着迎春她们来住。

  届时他们的月例银子,不就我归管了,随便克扣一些下来还不容易?”

  “奶奶英明。”柱儿媳妇闻言大觉快意。

  连连奉承琏二奶奶办事高明、有能力,王熙凤唇角挂笑,很是受用。

  .........

  贾母院儿的一间上房内。

  老太太闭着眼睛躺在榻上,“鸳鸯”蹲在身侧。

  玉手握着一支美人拳,轻轻地锤打贾母的腿,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美人拳是一种伺候人的物件儿。

  贾母被“鸳鸯”服侍得很是舒心,那么多丫头当中,只有“鸳鸯”最称她心意。

  “鸳鸯……你说王嬷嬷一事,是琮哥儿闹起来的?”贾母随意问道。

  鸳鸯笑着回道:“是,老太太,不过也是那王嬷嬷没规矩在先。”

  “我们这样的人家规矩最不能越,他们姐弟情深是好事,若是人人都能这样,家宅永宁了。”

  贾母说着叹了气,眼神怔忡。

  鸳鸯绽颜笑着没有接话,鹅蛋脸两边的小雀斑舒展开来。

  心里在想:“老太太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说.......”

  红楼众姑娘里,有两个鹅蛋脸,一个是鸳鸯。

  一个是贾探春,“鹅蛋脸”亦是标准的美人脸型。

  “琮哥儿变得上进了,这是好事/是福瑞,这孩子聪明的地方,就是没有相争之心。

  那日元宵节也不趁机讨要物事........唉,老喽—老喽,是我老眼昏花喽!”

  贾母喃喃低语:“只一件事,就是那《南柯梦》不吉利。

  不及宝玉的祥瑞,且是奴婢生的,往日行事难免卑劣一些.......”

  鸳鸯微笑着没说话。

  一直到了晚间,王熙凤过来请安。

  鸳鸯起身,把她肩上斗篷轻轻摘下,放置一边衣架子上。

  王熙凤才行礼,贾母对她笑道:“凤丫头来了,鸳鸯快,快。

  去把取骨牌出来咱们打,把她的梯己钱都给打光了。”

  鸳鸯笑着去了,从抽屉里取出一副骨牌出来摆下,玩骨牌接龙。

  这种玩法非常简单,不似麻将,基本看一遍就会。

  骨牌也是贾府上下日常的娱乐活动之一。

  “哎哟!老祖宗,这一回我定要赢一次,免得老祖宗那金闪闪的钱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