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开局庶子,嫂嫂请自重!_第六章:凤辣子、洋辣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凤辣子、洋辣子 (第1/3页)

  贾政没参加过科考,连童生都算不上,他原本是想和万千读书人一般,十年寒窗苦读,正正规规的走科举出身。

  岂料其父贾代善临终前上奏遗本,皇帝因恤先臣,便额外开恩赐了其子“贾政”一个工部主事。

  令其入部学习,现已经升为工部员外郎。

  在封建时代,这种赐官叫做“恩荫”或者“难荫”。

  虽然贾政阴差阳错下没能正规走科举从仕,而是进的后门。

  但与贾赦、贾珍胸无点墨/只顾贪图享乐之流亦有所不同。

  贾政虽刻板守固,时常与清客相公们吟诗作画、阔坐闲谈。

  其中也不外乎经史子集,因此墨水还是有一点的。

  所幸由贾政来提问,众人自然皆无异议。

  念及往日里母亲的偏心,再看眼前此番景象。

  贾赦沉着脸一言不发地倒了杯酒,仰头重重喝了下去。

  贾政捻着胡须沉吟了半晌,又负手而立:“那便考一考你《论语.学而》篇。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你可知此句是何注解?”

  贾琮原是不喜无缘无故的出头,不过这一回却并非平白无故。

  贾赦今晚喊自己过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借他这个庶子在二房和老太太的面前长长脸。

  贾琮对此自然乐意之至,只有展现出自己的转变、悟性、天赋,才会引来投资。

  从先前编造出南柯一梦来,贾琮便在细心观察贾府高层的反应。

  目前除了全程都乐见其成的贾赦外,贾母态度沉默、贾政明显偏向于自己的言论。

  总之,无论他们信不信那个荒唐的南柯梦都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向贾府上下透露出自己性格大变后,勤学好进的事实。

  目的已经达到,这便够了!

  只是,眼下贾政这句拷问,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

  贾琮撇撇嘴,不过转念一想这具身体才十一岁左右。

  原主人这个时候恐怕蒙学都没整明白,至于《论语》可真就天方夜谭了。

  林黛玉是从六七岁时便读过四书的,虽然读的是版本不同的《女四书》,但这些还真难不倒她。

  三春也在低声交流着,小惜春直言不讳:“琮三哥平日里尽与环哥胡闹了,这下怕是答不上来了。”

  贾探春也点头附和了几句,虽然她也是庶女,但却看不上庶出的贾琮和弟弟贾环。

  但同时她也很讨厌别人讨论她的出身,所以探春采取的是亲近嫡母王夫人、远离生母赵姨娘的策略。

  当然,这也与她从小就在王夫人身边教养长大有关。

  见小弟半响不言。

  贾迎春不免有些失望:“答不上来吗?多简单啊!”

  她两只小玉手紧张地绞着秀帕,真心为这个小弟着急!

  这时。

  只听贾琮平和的嗓音响起:“令—是好、善之意,色—乃人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